《娱乐至死》,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所憎恨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栏目:365棋牌攻略_真金棋牌365约战_365娱乐棋牌 来源:山西科技网 时间:2019-10-25

《娱乐至死》的前言部分讲了两个人对未来的预言,一个是乔治·奥威尔在《1984》描绘的未来,人们在独裁的铁幕下丧失了自由;一个是奥尔德斯·赫胥黎在《美丽新世界》以讽刺笔法描写的未来,人们由于过度享乐而同样失去了自由。


奥威尔警告人们将会受到外来压迫的奴役,而赫胥黎则认为,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隐瞒,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


这本书想告诉大家的是,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预言,而不是奥威尔的预言。

一、 媒介即隐喻


作者对麦克卢汉说的“媒介即信息”进行了修正,他认为媒介更像是一种隐喻,“用一种隐喻但有力的暗示来定义现实世界”。作者阐述的“媒介”,不仅指文字、印刷、电视,还包括那些使会话得以实现的符号,作者举例钟表、文字、电报和眼镜,说明人类创造的每一种工具都蕴含着超越自身实物的意义,比如眼镜的发明也暗示着身体和大脑都是可以完善的,这就是媒介即隐喻的意思。

二、媒介即认识论


作者举了三个例子来说明媒介对认识论的影响。第一个例子来自西部非洲的部落,那里没有书面文字,因此口述成为解决纠纷的主要方式。一方面,人们认为在以印刷物为主的法庭上,法律文书、案情摘要、引证和其他书面材料决定了寻求事实的犯法;另一方面,人们也认为口述比书面表述更能真实地反映证人的思想状况,这是认识论中的一个矛盾。第二个例子是博士生口试,考生必须口头解释作品,同时论文中的引用不能用听来的事实,因为没有权威性,出版的文字被赋予的权威性和真实性超过口头语言。第三个例子是苏格拉底为自己辩护时说会不加修辞来陈述事实,而陪审员认为修辞是能够有序表达思想前提。作者得出结论,“真理的认识是同表达方式密切相连的”。

三、印刷机统治下的美国


作者谈到殖民时代的美洲人没有写过什么书,但是在印刷机的使用上却十分普遍,17世纪末,报纸和小册子在美国广受欢迎,在印刷术的影响下,演讲者的话语充满着书卷气,公众的对话变得严肃和理性。

四、印刷机统治下的思想


18世纪和19世纪,人们了解公共信息的途径只有铅字和口头表述,公众人物被了解是通过他们的文字,那是一个几乎没有娱乐的文化,阅读被赋予了神圣的色彩,因此阅读的目的也是严肃专注的。作者把印刷机统治美国人思想的时期叫作“阐述年代”,“阐述是一种思想的模式,一种学习的方法,一种表达的途径”,到了19世纪末,“阐述时代”开始逐渐逝去,“娱乐业时代”开始出现。

五、躲躲猫的世界


19世纪中期,交通和通讯可以彼此脱离,空间不再是限制信息传播的障碍,作者认为电报传递的信息是没有语境的信息,而听众只了解最表明的情况,这些信息也是零碎的,大多数的新闻只能为听众提供谈资,而不能提供有益的行动。所有电子技术的出现使得社会开始形成一种娱乐的文化,而娱乐本没有错,就像有些精神病学家指出的,我们每个人都会筑起自己的空中楼阁,但如果我们想要住在里面,问题就出现了。

六、娱乐业的时代


作者先分别阐述了印刷、电视技术的倾向,也就是派何种用场的倾向。再讲了美国的电视充分发挥电视的特点,使得电视节目在全世界供不应求,由此引出电视具有娱乐性的话题,点出了中心问题:“不在于电视为我们展示具有娱乐性的内容,而在于所有的内容都以娱乐的方式表现出来。”后文,作者举例“即使是报道悲剧和残暴行径的新闻节目,在节目结束前,播音员也会对观众说‘明天再见’”,作者提出“为什么要再见”,进而作出解释“因为我们知道新闻是不必当真的,是说着玩的”,得出结论“新闻节目是一种娱乐形式,而不是为了教育,反思或净化灵魂”,但不能过于指责为新闻节目做此定位的人,因为这是电视自身所指引的方向。接着为证明电视自身指引的方向——娱乐,作者举了两个例子,第一个电视节目是带着严肃的形式,脱离娱乐模式,第二个电视节目是靠图像才受欢迎的口技表演节目。作者进而解释,电视之所以是电视,最关键的一点是要能看,“它的这种性质决定了它必须舍弃思想,来迎合人们对视觉快感的需求,适应娱乐业的发展。“

七、 “好……现在”


这种话语模式常出现在新闻节目中,作者认为这种话语模式使新闻节目播出的新闻变得零碎,没有严肃性,新闻成了娱乐。而且在选择新闻播报员上也是选择符合要求的脸,作者举例,克里斯蒂娜被解聘的原因是,调查中显示她的相貌妨碍了观众的接受程度,这意味着观众不喜欢看节目中的表演者。作者得出结论,新闻的真实度、可信度取决于新闻播报人员的被接受程度,这是极可怕的,说明了新闻节目是为娱乐观众而上演的表演。

八、走向伯利恒


传教士通过电视传道,作者为研究宗教被搬上电视后内容产生了什么变化,看了42小时宗教节目得出两个结论。其一:电视上的宗教表现为一种娱乐形式;其二:电视本身的倾向决定了宗教成为娱乐。作者从三个方面论述,第一,传递方式的改变会导致信息的改变,“电视把某种事物转换成了另一种东西,原本的本质可能丢失,也可能被保留下来”。第二,电视本身的特点及它周围的环境使得真正的宗教体验无法实现。第三,电视屏幕也有明显的现世主义倾向,电视广告和娱乐节目充斥着电视,因此“反省或精神超脱”是不适合电视屏幕的。

九、伸出你的手投上一票


作者首先探讨了电视对商业产生的作用,即电视广告使商业买卖背离用语言陈述的形式,买卖双方信息不对称。然后阐述电视广告是塑造现代政治观点表达方式的重要工具。人们往往根据电视屏幕上候选人的行为表现、外在形象来投票,因此为了达到形象政治的目的,真实可信的内容很可能不存在。作者举例禁书制度,说它并没有损害学生的阅读自由,而电视却是要取代书籍,虽然电视在扩大我们获得信息的途径,但是电视所传递的信息是没有历史、没有语境的信息。

十、教学是一种娱乐活动

许多电视节目以学习目的名义,使看电视的学生认为教学是一种娱乐活动。作者对这一点持反对态度,认为通过观看电视节目实现教育是不可能,也是无效的。作者为证明自己的观点,首先列出电视教学中的三条戒律:“第一,你不能有前提条件;第二,你不能令人困惑;第三,你应该像躲避瘟神一样避开阐述”。然后重点讨论了《咪咪见闻录》,作者指出这档节目耗资巨大,但是里面的知识对学生来说毫无意义,关键性的一点是:这档节目使学生认为学习是一种娱乐方式,并且学习可以采用娱乐方式出现。

十一、赫胥黎的警告

作者认为技术可以带来文化变更,是一种思想体系,例如当汽车发明时,人们无法料到汽车将决定他们怎样安排社会生活和性生活、改变人们利用森林和城市的看法,以及创造出表达我们个人身份和社会地位的新方式。作者提出,“为我们提供纯粹的娱乐是电视最大的好处,它最糟糕的用处是它企图涉足严肃的话语模式——新闻、政治、科学、教育、商业和宗教,然后给它们换上娱乐的包装。”对此作者提出建议“在播放所有政治广告前应先播一条小小的声明,即根据常识,观看政治广告有碍思想健康”。并提出了一个办法—通过学校的教育课程。但是教育家的媒介意识只集中在我们怎样利用电视来控制教育这个问题上,而不是我们怎样利用教育来控制电视。最后作者以赫胥黎对人们的警示结尾——“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也就是人们活在娱乐之中,却不知道娱乐产生的原因,变得不再思考,这才是最可怕的。


-The end-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